明升棋牌官网|博e百棋牌网址|澳门真钱在线棋牌|葡京游戏app下载安装

第242章 共赴百花谷

明升棋牌官网|博e百棋牌网址|澳门真钱在线棋牌|葡京游戏app下载安装 www.parissurmodeatelier.com 推荐阅读:一念永恒、极道天魔、逆鳞、猛龙过江、丹师剑宗、武侠之父、武侠世界小龙套、穿书之女配修仙纪

一秒记住【武♂林÷中☆文→网 明升棋牌官网|博e百棋牌网址|澳门真钱在线棋牌|葡京游戏app下载安装 www.parissurmodeatelier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我和魔弦之间又一次回到原点,因为一招凤翼天翔,我再次沦为了魔弦的阶下囚。百花节的盛会泡汤了,我并没有太在意。

    现在的我有些不同了,我过往生活中对我重要的,在意的一切,跟魔弦相比,变得微不足道。

    我越发恨透了魔弦,我中了他的毒,以往的我无忧无虑,逍??炖???纯此晕易隽耸裁?,我不再喜欢玩乐,我不再想回神族。我时时刻刻想看到他,我如此享受和他在一起的每一个瞬间。

    像个白痴一样憧憬和他的将来,他却给了我当头棒喝,让我知道,在这魔族。我和他从不对等,他一个发怒,一个生气,就可以将我打入另册,成为他的囚犯。

    不对等的地位怎会有真爱?他永远不会看到我的付出,永远不会在意我失去了什么。

    他娶个老婆,族人都要反对,他做什么狗屁魔君?还有一个不省事的老妈?我想到这些,就觉得烦闷,怎么当初就瞎了眼?看不出他居然是个妈宝男?我堂堂战神,居然憋屈到要被他一个魔族嫌弃?

    他没胆娶我,放我走就是了,结果他还死不撒手,把我关在这望月楼,不让我出去,这是要让我做他下堂妾的节奏吗?

    我越想越气,这个混蛋,从头到尾就没改变过,我恨不得杀了他??晌掖虿还?,我郁闷不已,遇见他算我倒霉。

    我一腔怒气无处发泄,只好拿他望月楼的物事撒气,从早上砸到现在。望月楼已经被我砸得面目全非。

    从我砸第一件开始,我就想激他出现,好和他吵架,哪怕打一架。

    可惜,我看到木棉飞奔出去,肯定去禀告他了,可那个缩头乌龟,顶死不出现。

    我砸累了,坐在地上。木棉,银花默默带人前来打扫,把弄坏的物件全部搬了出去,望月楼顿时空旷了很多。

    两人收拾停当后,不忘把我的早膳呈了上来,我看到早膳,想起来了。

    早上起来后,我除了喝过魔弦准备的醒酒汤后,着急练剑,直到现在还真没有进过滴米。

    现在已是午后,魔弦这意思,是真把我当宠物圈养了。

    我看着呈上来的早膳,看都不看,直接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然后往床上一躺,作挺尸状,冷冷地对银花说:“告诉魔弦,本姑娘绝食了,除非他放我自由,否则我绝不会再吃他一滴水,一粒米?!?br />
    银花面露不忍,还待劝我,谁知道我已经闭上眼睛,充耳不闻,完全不理会她。

    她只好叹息一声,收拾东西离去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魔弦离开望月楼后,和灵轩一起来到昭阳宫的书房,闭门不出。

    灵轩已经在书房坐了一个上午,魔弦脸色铁青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灵轩小心翼翼,如坐针毡。

    灵轩终于感受到这世界上最难熬的事情,就是陪他那倔强,冷酷,臭屁的表弟失恋。

    灵轩心中哀叹:算自己倒霉,这本是他二人的纠纷,好端端练个剑,自己差点被劈死,也就算了。

    还要陪着失恋的魔弦枯坐于此,自己一句话都敢说,他知道他这个表弟的脾气,现在这个时候,他闭嘴对自己最好。

    要是哪句话说错了,他没准就会把邪火发到自己身上。他的手段可比那妞厉害多了,自己从小到大吃了他不少苦头。想想那个滋味,灵轩就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不过回头一想,他不由得有些好笑。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他不会想到,他这个骄傲,臭屁的表弟,居然会被那美妞逼到这个田地。

    就像他说的,那妞得有多骄傲,他掏心掏肺爱一场,人家连姓什么都不想告诉他。

    他这是上当的节奏吗?他第一次看到这件事情的欢乐之处,他集万千宠爱于一身,臭屁又傲娇的表弟,居然被美妞嫌弃了,抛弃了。

    怪不得他如此抓狂,原来真的搞不定那妞。他取得的那点成就,不晓得是受了多少气,签了多少丧权辱国的条款才取得的。

    这真是应了那句话,樱桃好吃,树难栽。今天他算是在灵轩面前丢光了面子,话说那妞还真是彪悍,一言不合竟然真的拿??乘?。

    这个节奏,灵轩摸摸鼻子,就算倾国倾城,估计自己也无福消受?;购米约合不兜牟皇钦饪?,否则自己小命不保。

    可惜,他这个死脑筋的表弟,算是栽在这妞手上了,灵轩还是第一次看他气成那样,居然能如此克制。他也有今天,这就是传说中的一物降一物吗?

    拜托!那妞都拿??乘?,他居然还是舍不得她,放不下她。这个死结他这辈子都估计解不开了。

    正沉思间,木棉上气不接下气地奔了进来,急匆匆回禀:“魔君,魔君……姑娘发了脾气,开始砸望月楼的物事了?!?br />
    魔弦火烧屁股一般站了起来,怒气冲冲,刚要发作。

    撞上灵轩那张幸灾乐祸的脸,他脸色一沉,硬生生压下这口恶气。

    叹了口气,重新坐了下来,吩咐木棉:“嗯!让她砸吧!唔!……她在气头上,砸够了就好了?!?br />
    木棉目瞪口呆,这就是魔君的答复?

    简直开了先河,魔君竟然能如此忍气吞声。她呆呆地看着魔弦,看得魔弦恼火不已,怒道:“你傻站着干什么,还有别的事吗?没有就滚!”

    木棉吓得一哆嗦,当下明白了,这魔君不是不气,是没法对望月楼的那位祖宗生气,这气只好撒在她身上了。

    她见势也快,赶紧转身,打算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“回来!”她眼看就要逃出书房,又被魔弦喊住。

    木棉只好回头,战战兢兢地跪在书房,等候魔弦的吩咐。

    魔弦沉思片刻,交代:“她砸好后,你们进去收拾干净,备一份早膳进去。她也该砸累了,到现在还没有进过早膳?!?br />
    木棉大惊,这也行?这魔君也太没有原则了。她不敢违抗,赶紧答应退下,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魔弦长出一口气,越发轻松,重新举起案头的书,却瞟见灵轩意味深长的脸。

    似笑非笑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灵轩见魔弦看他,莞尔一笑,魔弦斜眼过去,冷冷问道: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灵轩举起案头的茶水,呷了一口,手指在杯沿画圈。说道:“我在欣慰,我魔族能有如此好脾气的君主,能屈能伸,的确为我魔族之福?!?br />
    魔弦瞬间黑脸,看着灵轩,淡淡说道:“灵轩,敢情刚才我救错你了。现在那妞正好需要人出气,要不我再把你扔回去?”

    灵轩吓得一个激灵,赶紧陪笑,贱贱地说:“表弟,表弟,你知道为兄只是说笑,说笑而已。你不必当真,表兄好歹也陪了你万年,你真舍得她扒了为兄这身狐狸皮?”

    魔弦轻哼一声,板着脸问道:“说笑就好,那今日之事?”

    灵轩赶紧接话,说道:“今日之事,你放心,我一个字都不会对外提及?!?br />
    魔弦哼了一声,算是应允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灵轩迟疑片刻,终究还是问道:“表弟,那月姑娘之事,你如何打算?”

    魔弦沉思片刻,叹了口气,放下手中的书简。

    问灵轩:“她的身份,你可有头绪?”

    灵轩摇头,说道:“今日你也看到了,她的真身是凤凰,还是凤凰一族中只有王者才会有的朱雀,这朱雀据我所知,已经万年不曾在月宫出现。

    她是月宫的人,我派人打探过,月宫从未有她这样一位逆天的女子。

    她会战神梵越才会的凤翼天翔,可是梵家却从未传出过有关她的任何事情。她的战力,她的美貌如此惊人,可我打听了一圈,神族中竟然从未有人听说过她这样一位人物?!?br />
    魔弦呆立半晌,终于问道:“依你所见,她的身份到底有何特殊?为何她始终不愿提及?!?br />
    灵轩神色凝重,沉默半晌,说道:“表弟,恕我直言,据我观察,她的身份可能涉及到神族最隐秘之事,神族万年来,秘辛不少。

    这桩秘密一定涉及到神族最尊贵的家族,她和梵家有着莫大的关系,到底是什么,我实在是猜不出。

    但是我知道,如果你纠结她的身份,你们一定不会有未来。表弟,你听我一句话,对月儿,你要么放手,让她离开。要么留下她,从此不问过往?!?br />
    魔弦默然,喃喃自语:“好一个不问过往,这也是她刚刚告诉本君的,过往,她的过往到底是什么?说好未来一起走,为何不能对我坦白?”

    灵轩看找他,有些不忍,终于说道:“表弟,我问你一句话,如果她的过往你无法接受,你是否还想知道?”

    魔弦大惊,他抬眼看着灵轩,问道:“灵轩,告诉我,你想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灵轩摇摇头,说道:“我什么都没有想到,我只是从她的表情猜到:她不愿意告诉你的,也是她最在意的。

    她并非不想和你在一起,我能感觉到她的痛苦和挣扎,她那样的女子不会轻易将自己交付给人。

    她要的不过是你无条件的信任和支持,如果你不能,她一定会离开?!?br />
    魔弦盯着灵轩,沉默半晌,终于说道:“你是说,我如果想和她在一起,就不能过问她的一切过往?!?br />
    灵轩点点头,说:“是这样,她今天已经说得很清楚了,你知道真相,可能会更痛苦,所以不如不知道,不过问?!?br />
    魔弦捏紧拳头,猛地砸在书桌上,怒道:“在这段关系中,我难道没有一点主动权?永远只能跟在她身后,做她所有想我做的事,连她的身份都不能过问。我这样跟那些软弱的男人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灵轩撇撇嘴,心中腹诽:“这不都是你自己愿意的吗?你现在跑来问我,我有什么办法?我要有办法早就让你跑路了,这妞现在像个磁铁,把你吸得牢牢的。现在再想脱身,晚了!”

    心中这样想,他嘴上可不敢这样说。

    面上只好迎合魔弦,说道:“嗯!这也是,这小妞不知好歹,闹得……”

    他偷眼看了一眼魔弦,只见他脸色有些青了。

    只好换个词语:“嗯!做得,嗯!是做得有些过了,这样也好,你冷淡她两天,女人嘛!冷两天,说不定她就会记得你的好,对你敞开心扉了?!?br />
    魔弦眼神一亮,问道:“此话当真?”

    灵轩一汗,心想:万一不管用,魔弦不杀了他。眼下被魔弦盯着,他只好打了太极,嗫嚅道:“差不多,你观察两天看看,如果不行,再想别的办法?!?br />
    魔弦看看他,相当无语。

    一阵急促的脚步响起,木棉探头探脑,再次出现在书房门口。

    魔弦火气蹭蹭蹭往上窜,怒道:“你躲在书房门口干什么?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木棉哭丧着脸,跪在书房中,哆哆嗦嗦回道:“月姑娘将早膳砸了,还说,还说……”

    魔弦一下窜了起来,问道:“什么?砸了早膳,她还说什么?讲!”

    木棉只好叩头,趴在地上,不敢抬头,说道:“姑娘……姑娘还说……还说魔君如不放她自由,她从今天开始就绝食了?!?br />
    魔弦大怒,黑着脸,青筋直冒,暴跳如雷,喊道:“反了!反了!她竟然敢威胁本君,她不吃?不吃就算了。

    我倒要看看,她能和我硬撑多久,滚!”

    他抓了个杯子砸在地上,茶水溅了木棉一身,木棉大汗,抱头鼠窜。

    魔弦犹不解气,衣袖一挥,书桌上所有的书简被他扫到地上。

    对着灵轩大喊:“看到吗?这就是女人,只要你退让一次,她就得寸进尺,无休止地榨取你,控制你,直到你丧失所有抵抗,沦为她的奴隶。

    这次她休想我再退让,她休想!她不吃,就饿死好了?!?br />
    灵轩被他咆哮,唾沫星子喷了一脸,相当郁闷??凑饣跞绱吮┰?,又不敢擦脸上的口水,狐族一向爱美,如此无妄之灾,他也是服气了。

    心中怒道:“你这么厉害,你倒是去吼她呀!正主在望月楼砸你的家当,摔你的早膳,你屁都不敢放一个。

    冲我吼什么?有吼我的功夫,你不如神勇一点,去打她一顿,我就服你?!?br />
    好不容易等魔弦吼完,他总算逮着机会,趁着魔弦转身的机会,掏出真丝手绢,准备擦一下脸上的口水。

    谁知道等了这片刻,口水竟然干了,他更加郁闷,索性瘫在椅子上,鼻孔朝天,听魔弦在旁边喋喋不休,怒骂梵月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,魔弦终于消停下来,转过身来。灵轩迅速坐直身体,作聆听状。

    看魔弦不再发声,灵轩说道:“表弟,今日是百花节,不用上朝,月姑娘的事,你先放一放。

    今日也是姨母的生辰,晚上后宫那边有饮宴,你也该稍事准备一下。不知姨母的生辰之礼,你是否已经准备妥当了?!?br />
    他这一说,方把魔弦从愤怒的情绪中拉了回来,魔弦情绪有些低落,说道:“母后的生辰之礼,我月前就已准备妥当,今晚会差云童提前送过去?!?br />
    “唔!对了,你前日返回天狼山,可是锦瑟那边有什么情况?”灵轩问道。

    魔弦拂了拂衣袖,脸色稍缓,说道:“这次回天狼山,倒是有意外收获,锦瑟这丫头,长进了许多。

    居然将天狼山经营的井井有条,她这边收编了一员狼族之前的大将,叫什么夜鹰的。

    用得相当顺手,这员大将战力,本事都不俗,对锦瑟更是言听计从,我看锦瑟对他很是看重?!?br />
    灵轩哑然失笑,抚掌道:“这倒是,锦瑟那妮子,对男人一向很有办法。这个将夜鹰的,一定看上了锦瑟的美色,要不也不会如此死心塌地?!?br />
    眼珠一转,灵轩看向魔弦,问道:“锦瑟这次,有没有对你……”

    魔弦连忙截住话语,对灵轩说道:“你想到哪里去了,只是前几天,有小股狼王宫的余孽作乱。她带领夜鹰平息了叛乱,新收了不少狼王旧部,请示我需要怎么处置。

    另外也想我为她指婚,她敢情看上了那个叫夜鹰的小子,现在一心一意想要嫁他?!?br />
    “哦!真的?这倒是一桩喜事,想不到锦瑟痴恋你千年,却被这叫夜鹰的小子收服了?!绷樾ρ?。

    魔弦脸色微红,说道:“锦瑟对我,早就成为过去,她能遇到好归宿,我也是替她高兴。

    我已经应允了她的请求,她那边收拾停当,今天晚些时候也会携手夜鹰,一同返回昭阳宫,参加母后生辰,顺便也让大家见见夜鹰?!?br />
    灵轩有些吃惊:“这么快?我倒是有兴趣见见这名叫夜鹰的小子,居然将我狐族数一数二的美女拿下,魔族该有多少小子今晚会失意了?!?br />
    魔弦笑笑,灵轩提议:“表弟,现在闲着左右无事,不如我们到百花谷走走。我听婢女小梅说,今日百花谷那边很是热闹,有民间的花魁大赛。我们过去走走,说不定遇上什么美女,你趁机收了,也省得在一棵树上吊死?!?br />
    魔弦眼神锐利,白了他一眼,灵轩一寒,赶紧闭嘴噤声。

    魔弦叹口气,说道:“走吧!去散散心也好?!?br />
    灵轩大喜,递了个眼神给云童,对云童说:“云童,今日我和魔君前往百花谷散心,你不必跟着,去帮忙准备今晚大公主的生辰吧!”

    云童会意,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我在魔弦那张大床上躺了许久,自从我砸了银花她们呈上的早膳后,魔弦那边就没有了动静。

    晌午已经过了,我饿得脸色发青,为了和魔弦赌一口气,我撑着滴米未进。此时不由得后悔万分,早上逞能消耗了太多体力,现在更是腹中饥饿。

    魔弦躲着不见我,看来这次他铁了心,我难道真要落个饿死的节奏?我不由得想起在梨花谷他帮我做的那顿饭,现在想想真是美味呀!

    死鬼!真不是好东西,就因为我耍了个帅,展示了一下武技,他就如此怀疑,伤害我,简直就是渣男,混蛋。

    我饿得头晕眼花,只好靠骂魔弦撑着。木棉,银花自从见识了我的威力,又被我的架势吓住,索性连水都不敢给我送了。

    我更加郁闷,这难道真是装逼过了分,挨雷劈的节奏吗?我现在无比纠结,看这样子,如果我不想饿死,渴死,就要向魔弦妥协??墒且幌氲剿詹拍钦懦羝ㄓ挚啥竦牧?,我就没有了和他妥协的欲望,我虽是个吃货,但也是一个有原则的吃货。

    到了下午,我饥渴难耐,又被魔弦拍了一掌,受了轻伤,不免有些昏昏沉沉,竟然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睡得不甚踏实,感觉有人在轻轻抚摸我的脸,难道是魔弦?一想到是他,我就气不打一处来,猛地睁开眼睛,想挥手打掉他在我脸上抚摸的手指。

    谁知道我睁眼一看,不由得欣喜万分,我猛地从床上跃起,抱住来人,高兴地喊道:“魔笛,真的是你!怎么会是你?你怎么进来的?”

    魔笛抱紧我,右手抚摸着我的头发,轻轻说道:“我来了,月儿,你看见我高兴吗?”

    我微微一惊,刚才一时高兴得忘了形,突然意识到我和他这样未免有些亲昵,只好尴尬地离开魔笛的怀抱。

    他盯着我,目光突然落到我嘴角的血痕上,瞳孔猛地收缩,用手抬起我的下巴。

    问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?是谁干的?”

    我突然觉得有些凄楚,眼圈一红,别过脸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他脸色瞬间变得铁青,沉声道:“是他干的?对不对?”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在这望月楼,除了他还有谁能动我。

    他看我沉默不语,胸口上下起伏,猛地,他似乎下定了决心。突然握紧我的双肩,问道:“月儿,我问你,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,离开这魔族?”

    我惊讶地抬起头,我没有听错?他说的是真的吗?

    离开魔族,我曾经心心念念想要做的事,我刚才心心念念想要做的事,但不知道为什么?现在听魔笛说起来,我却有了一丝犹豫。

    有些恍惚,难道这里还有什么我不舍的地方吗?我沉默,恍惚。

    魔笛大急,他猛地摇晃着我,喊道:“月儿,你到底在想什么?他如此对你还不够吗?你听我说,你不能留在这魔族,他不会娶你的。你留在这魔族,连命都保不住?!?br />
    魔笛的话让我清醒了不少,他的话就像鞭子一样抽在我心上,我记起来了,刚刚魔弦和他说过同样的话。

    因为我的身份,因为我的来路不明,他很为难,魔族,还有他的母亲都不会让他娶我。

    我心中一股寒意升起,冷笑一声,双目空洞,对魔笛说:“你说得对!他不会娶我,我也不会留在魔族受他折辱,带我走吧!我永远不想回这魔族,也永远不想再看到他?!?br />
    魔笛惊喜万分,猛地抱紧我,我心灰意冷,没有推开他,任由他抱住我。

    魔笛喃喃自语:“月儿,月儿,你知道我听到这句话有多欢喜吗?你答应和我离开,我做的一切都值得了,我会?;つ?,照顾你,再也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?!?br />
    我突然站起身,看着他,问道:“魔笛,你知道我是谁吗?你会介意我骗过你吗?我连姓什么你都不知道,你难道不介意吗?”

    魔笛深深地看着我,说道:“月儿,我不是魔弦,你是谁,姓什么?骗过我多少,又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我只知道,我想要的是你,只要你愿意跟我走,这就够了,为了你,我可以放弃在魔族的一切?!?br />
    我眼眶一热,眼泪夺眶而出,为什么?为什么魔弦不这样想。

    我哽咽说道:“可是,可是这样对你不公平,我喜欢的人不是你?!?br />
    魔笛走近我,轻轻地帮我擦拭着眼泪,苦笑一声,声音有些沙哑。

    淡淡说道:“我知道,你喜欢的是魔弦,但我可以等,魔弦不能为你做的,我全都可以为你做。你能和我一起走,在我身边,这就够了。

    我后悔过很多次,如果那天我和你一起离开梨花谷,你说不定就不会被他种下修罗双生花,也就不会这么痛苦了?!?br />
    我惊讶地抬头看他,急切问道:“什么修罗双生花?我现在的痛苦和修罗双生花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魔笛目光闪烁了一下,终于说道:“你爱上他,是因为你中了他下在酒中的情花毒。你中毒时间太长,他帮你解毒时为你种下了修罗双生花,让你死心踏地,只能爱他?!?br />
    “轰隆”一声,我的头脑如同被闪电劈中,瞬间一片空白。原来如此,原来我和他的开始就是谎言,不止我骗了他,他也骗了我。

    我和他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,我爱上他完全是因为修罗双生花,原来世界上真的有这种花。

    假的,一切都是假的,我就是个白痴,就是个傻瓜,他可以如此轻易掌控我,都是因为我中了他的情花毒,他故意让我爱上他,再随意抛弃我。

    我他妈就是个草包,被他耍得团团转,我一腔郁结无法发泄,突然觉得心好痛,气血翻滚?!巴?!”一口鲜血激出,身子朝后倒去。

    魔笛赶紧上前抱住我,低下头,眼神中闪过一丝愧疚。

    可惜那个时候的我根本没有看他,我笑笑,对他说:“我没事,谢谢你!我终于弄清楚了,这样也好,走得没有牵挂?!?br />
    我推开他,摇摇晃晃,强迫自己站起来,对他说:“我们现在就离开吗?”

    他叹口气,上前强自扶着我,说:“不是现在,月儿,你再忍耐几个时辰。我参加完母后的生辰宴后,就会提前离开。

    我会来接你,把你藏在我的侍从中,到时候我们一起离开?!?br />
    我头晕眼花,被他扶着,一屁股坐在床上,气喘吁吁,说道:“好!我等你,现在能不能帮我找点吃的?我吃饱了好和你一起跑路?!?br />
    他惊讶地看着我,怒道:“他竟然……竟然如此虐待你?”

    我一汗,要把这个甩锅给魔弦,好像有些不太厚道,我虽恼他骗我,但却并不想黑他。

    我淡淡说道:“是我自己不想吃他的东西?!?br />
    魔笛上前拉住我,摸摸我的头,说:“现在我就带你出去吃点东西?!?br />
    “现在?”我一惊,问道:“万一魔弦回来发现我不在,怎么办?”

    魔笛笑笑,对我说:“他眼下和灵轩在百花谷那边快活,根本顾不上你?!?br />
    我脸色一寒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魔笛偷眼看我,突然问道:“月儿,你想不想去百花谷看看?今天那里有百花节的花魁比试,很是热闹?!?br />
    我一听,高兴起来,左右就是一个男人,没有必要弄得心情不好,伤春悲秋。

    “但魔弦眼下也在百花谷,万一被他发现,那岂不是前功尽弃?”我说道,心中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魔笛得意一笑,上前拉住我的手,说:“那里现在人山人海,有我在你身边,他没那么容易发现你。我们今晚离开魔族,以后这种盛事你再也看不见到了。

    左右来过一次魔族,留点记忆离开也好?!?br />
    我想想也是,与其枯坐在这里郁闷等待,不如和魔笛出去散散心,当即点头同意。

    魔笛神秘一笑,突然将桌子抛了出去,砸在门上,不偏不倚正好堵住了门。

    我大吃一惊,问道:“你疯了!不怕被人发现么?”

    魔笛哈哈一笑,对我作了个跑路的手势,我瞬间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门外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响起,木棉,银花在外高声呼喊:“月姑娘,月姑娘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似乎二人还想推门进来,门被桌子顶住,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我见状赶紧高声喊道:“我能有什么事?滚开,我现在要休息,谁也别进来打扰我。告诉魔弦,他要是不放我,那就永远也别想进这扇门?!?br />
    外面安静下来,隐约有人叹气,木棉对银花说:“姑娘还在气头上,让她歇歇吧!”

    两人转身离去,魔笛捂嘴偷笑,对我竖起大拇指,我得意地冲他一笑。

    魔笛拉过我,右手张开,在地板上轻轻一划,我和他径直朝下坠去。

    耳边风声呼呼,我眼前一黑,我和他居然到了地底。

    魔笛右手一张,一道火把出现,我眼前一亮,原来这望月楼地下,居然被挖出了一条地底通道。

    我惊喜万分,不由得大声赞叹,表扬他:“魔笛哥哥,想不到你也是逃跑的天才,这地底打洞的主意你也能想出来。

    还好有你这个办法,否则我插翅难飞?!?br />
    魔笛相当得意,不免有些沾沾自喜,哈哈大笑,对我邀功:“那是当然,月儿,不是我夸口,能从我大哥手中把你带走。

    这整个魔族之中,估计只有我一人能够办到?!?br />
    我高兴得咯咯直笑,不由得欢乐万分,一想到魔弦那张臭屁的脸,要是发现我跑了,不晓得要气成什么模样。想到他坑我这么久,我总算也坑回他一次,不由得兴奋起来。

    魔笛看着我笑得开心,摇摇头,小心翼翼地护着我的头,笑言:“月儿,别光顾着高兴,当心撞到头?!?br />
    我却不管这许多,催着他向前:“本姑娘饿死了,再不出去,我就饿趴下了?!?br />
    他笑嘻嘻地说:“你趴下也没关系,还有我呢!大不了我吃点亏,把你背出去?!?br />
    我柳眉倒竖,厉声道:“哼!别以为你帮了我,我就不敢打你,等我吃饱,你再调侃我,信不信我像揍灵轩一样,打你一顿?”

    魔笛哈哈大笑,朗声道:“灵轩的事情我听说了,那只老狐狸越来越不济了,不过,你能打败他,也算魔族难得的高手了。

    你要想打我,直说就是,我绝不还手,就算被你杀了,我也心甘情愿?!?br />
    说完上前,亲昵地拉住我的手。

    我脸一红,抽出手,淬了他一口,说道:“又没正形,谁说要杀你了。赶紧走吧!我饿死了?!?br />
    说完我快步上前,魔笛笑笑跟上。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,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。

推荐阅读:仙宫、天下第九、三寸人间、大侠萧金衍、大华恩仇引、天刑纪、一念永恒、武道宗师、道君、斗战狂潮

明升棋牌官网|博e百棋牌网址|澳门真钱在线棋牌|葡京游戏app下载安装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或网友上传,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敏懿的小说进行宣传?;队魑皇橛阎С置糗膊⑹詹?a href="http://www.parissurmodeatelier.com/zw_113624/" title="战神魔妃">战神魔妃最新章节。